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临渊行_ 第九百零三章 帝忽的真身(大章)-

时间:2021-05-27 12:38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宅猪小说临渊行 第九百零三章 帝忽的真身(大章)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百里渎原三顾和道亦奇落在帝倏真身上,各自先天一炁以一贯之,连同彼此,法力再无区别!

    帝倏真身体表鸿蒙符文流动,贯穿太古大帝的真身,形成各种纹理道链交错的景象。

    他表面流动的符文是太古真神修炼功法,从前太古真神无法修炼,帝倏用其无上智慧解决了这一点,却没有传播出去。

    帝忽得到帝倏之脑,解决了这个难题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百里渎三人的道境重叠,形成九大道境,完美结合!

    这正是苏云的鸿蒙符文的特性,将不同的大道融合,帝忽从前的功法神通很难将多种大道统一,参悟苏云的鸿蒙符文,让他们做到了这一点。

    四份力相容,与分开,效果完全两样。

    百里渎三人加上没头脑的帝倏真身,修为实力直线攀升!

    同一时间,一直在苏云头顶摇摆不定的玄铁钟终于停下!

    苏云一炁冲天,以自身大道强行束缚镇压玄铁钟,重新烙印这口大钟!

    玄铁钟被紫府肢解之后,钟灵便已经死了,相当于无主之物,因此帝忽才能顺利烙印玄铁钟。只是帝忽即便烙印玄铁钟,也不可能让玄铁钟在短时间内诞生新的钟灵,这口大钟威能尽管还在,却不如从前那般灵动,丧失了主动反抗他人烙印的能力。

    至宝中的灵,是由主人常年累月的祭炼而形成的,因为祭炼需要主人的性灵和神通,在性灵神通反复烙印的情况下,至宝中也会因此沾染到主人的精神。祭炼时间越久,也越灵动。

    至宝通灵,拥有一定的灵性,拥有部分自我意识。有的至宝任性用事,有的至宝没头脑,有的至宝狂妄自大,有的至宝掌控欲强,其实都是主人某种精神的反映。

    主人的缺陷越大,至宝的性格缺陷也越大。

    不过,因为至宝通灵,所以即便主人不在,至宝也可以主动御敌,用来镇守领地镇压气运最好不过。

    倘若至宝没有了灵,便是死物,主人不在,便不会有任何威能,不能用来镇守领地镇压气运,轻易便会被人夺走。

    因此,至宝的灵作用极大。

    因为玄铁钟“死”了一次,没有了钟灵,苏云此次夺取玄铁钟,重新烙印,也没有遇到任何阻力。

    他的四周,无形的大钟嗡嗡震动,神通不断与玄铁钟融合,帝倏真身与百里渎等人立刻察觉到钟内的帝忽烙印飞速变得暗淡,即将被完全抹除,不由暗惊:“不能让他夺取这口钟!”

    帝倏立刻一拳轰来,重重落在玄铁大钟上!

    “咣!”

    剧烈的波动传来,苏云身躯大震,连人带钟一起远远飞去,被轰得飞出雷池。

    他的身形所过之处,雷池不断炸开,赫然是苏云将帝倏之力转移到足底,硬撼雷池!

    苏云飞出雷池的一瞬间,只见雷池剧烈动荡一下,随即徐徐裂开!

    从下方向上看去,这座浮空的大陆慢吞吞的裂成了两半,金黄色的雷池之水倾泻,从天而降,随即在半空中化作无量雷霆,将视野填满!

    明堂洞天的雷池极为广大,里面积存的积雷液当真是浩瀚如海,化作的雷霆更是恐怖!

    雷光下方正是涌向帝廷方向的劫灰仙大军,被那雷池之水淹没了不知多少,无数劫灰仙在雷光中炸开,化作齑粉!

    从天上落下来积雷液越来越多,波涛汹涌,席卷一切,劫灰仙军中也是一片混乱,四散而逃!

    帝倏真身见状,头颅一摇,他头颅中的那些劫灰仙呼啸飞起!

    他的脑壳里没有脑子,而是站着数万尊高大无比的劫灰仙,这些劫灰仙是来自过去时代的强者,每个人都是属于他们那个时代的天骄!

    只是属于他们的时代过去,他们自身的大道和肉身劫灰化,变成了劫灰仙。

    不过,从他们散发出的磅礴气息,依旧可以看出他们当年的风采。

    这批高手的数量,远超第七仙界!

    他们振翼飞起,一部分劫灰仙将断裂的雷池托起,合并到一起,一部分则催动法力,将积雷液卷起,送向帝倏真身的脑壳。

    帝倏真身脑壳中空无一物,一边收取这些积雷液,一边发足狂奔,向苏云追去。

    苏云的目的便是摧毁明堂雷池,此时将雷池打得裂开,于是也不纠缠,脚下混沌之气溢出,便打算离开明堂洞天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突然四周空间疯狂延伸,将他与前方的山峦的距离拉得无比遥远。

    苏云眉头轻扬,露出诧异之色,落地转身,聚气为剑,一道剑光贯穿长空,将膨胀的空间斩断!

    下一刻,帝倏真身碾碎了时空降临,轰然落地,砸得泥土如水般四面掀起!

    后方,数不清的劫灰仙振翅飞来,如同铺天盖地的潮水涌向帝廷。

    想去帝廷,须得先过天府洞天。

    所有洞天之中,天府最大,最是富饶,生活的各族人们也是最多。可想而知这些劫灰仙来到天府,会发生什么惨事!

    “呼——”

    那些劫灰仙绕过帝倏真身,随即迎上苏云,在当当的撞击声中,劫灰仙队伍被苏云头顶的玄铁钟分开,流向远处。

    百里渎、原三顾和道亦奇三人的腿脚像是长在帝倏真身的肩头,血肉与帝倏真身融为一体。百里渎笑道:“哀帝,你走不掉了!择日不如撞日,与其憋屈的死在十三年后,不如今日你便轰轰烈烈一场!”

    玄铁钟微微动荡,那是被“流”来的劫灰仙撞击造成的震动,任何一个劫灰仙都很难撼动这口大钟,也很难影响到苏云,但持续不断的撞击,还是对苏云重新祭炼玄铁钟造成了不小的影响。

    就像是在潮水中施展神通,神通会因此有些涩滞。

    这时,劫灰仙中传来温峤的叫声:“云天帝,我先走一步!”

    苏云分心看去,只见温峤也在劫灰仙的大军中乱飞乱撞,不少劫灰仙向他扑去,却见温峤四周雷霆乱窜,将那些劫灰仙劈落。

    温峤疯狂赶路,冲向天府。怎奈劫灰仙实在太多,他一时间无法杀出重围。

    就在苏云分心去看他的一瞬间,帝倏真身移步杀来,催动神通,周身锁链光芒更盛,一手抓向玄铁钟,笑道:“哀帝自身难保,还敢分心!”

    他的手掌触碰到玄铁钟,立刻法力侵入其中,与苏云的法力抗衡,驱除苏云的烙印,在钟内打上自己的烙印。

    他的法力集合了帝倏和三大帝境存在的法力,也是先天一炁,远比苏云雄浑。再加上钟内无灵镇守,他夺取起来也很是容易。

    不料两人的法力和烙印在钟内碰撞,帝倏真身立刻察觉到夺取很难。

    尽管两人用的都是鸿蒙符文,帝倏真身的法力也比苏云深厚,但是抹去苏云的烙印依旧艰难万分!

    苏云后退,向后撞去,竭力避开帝倏真身,那些劫灰仙顿时遭殃,被玄铁钟碾压得粉身碎骨!

    帝倏真身追来,突然苏云身遭又有无量空间诞生,而他与帝倏真身的距离却在拉近之中,苏云大皱眉头。

    双方再度遭遇,百里渎原三顾和道亦奇三人各自加紧祭炼玄铁钟,与苏云夺取这口大钟的掌控权,帝倏真身则向苏云疯狂进攻,让他无暇祭炼玄铁钟!

    苏云迫不得已,不得不与帝倏真身硬撼两记,这才抓到机会一剑破开灵力观想,斩断空间,逃脱出去。

    温峤大呼小叫,正在奋力抵抗越来越多的劫灰仙,突然一声钟响,环绕他四周的劫灰仙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苏云杀来,一击之下,为他在乱军中轰穿一条道路,喝道:“道兄快走!”

    温峤急忙撒腿狂奔,不过苏云轰出的道路很快又被劫灰仙塞满,温峤再度陷入重围!

    苏云又被帝倏真身观想的无量空间困住,拉了回去,迫不得已与帝倏真身以硬碰硬,因为还要守住玄铁钟,被打得吐血。

    他再度抓到机会,剑破无量空间,再度逃脱,立刻追上温峤,不由分说大钟将温峤扣住,钟口向上,奋力遁逃!

    帝倏真身在后方呼啸追来。

    苏云咬紧牙关,催动法力,带着温峤逃遁,不断祭炼玄铁钟。

    双方很快超越劫灰仙的大部队,渐渐接近天府洞天,苏云猛地转身,抬手一挥,顿时漫天混沌之气,截断帝倏真身的观想,终于将双方的距离拉开。

    帝倏真身见状,不再追击。

    半日之后,苏云身形有些踉跄,这才停下稍作休息。他们即将来到钟山洞天,要不了多久便可以回到帝廷。

    温峤连忙从钟里爬出来,关切道:“陛下的伤势不要紧吧?”

    苏云摇了摇头:“很严重。此次是我大意了,被帝倏重伤。”

    温峤歉然道:“都怪我……”

    苏云抬手道:“不怪你。你我是生死之交,我年幼时得到你的多番照顾,救你是应当的。”

    他背对着温峤,回头看去,劫灰仙大军距离这里还很遥远,需要月余时间才能来到这里,帝廷和天府、勾陈等洞天依旧有时间准备。

    苏云有些迷茫,道:“这次遭遇帝倏真身,我始终有些疑惑不解。帝倏真身为何可以动用无量灵力观想出无量空间,屡屡将我困住?他的脑袋里明明是空的,没有帝倏之脑,他如何观想的?”

    温峤则向帝廷方向看去,瓮声瓮气道:“陛下,我们尽快回到帝廷,免得帝倏追上来。他可以动用灵力,缩短空间,追上我们不难。”

    苏云皱眉,继续道:“帝倏真身可以动用灵力,表明帝倏之脑就在附近。我被他困住数次,说明帝倏之脑一直都在。这就奇怪了……”

    温峤疑惑道:“什么奇怪?陛下,咱们回帝廷,为你疗伤要紧!”

    苏云依旧背对着他,道:“奇怪的地方在于,单纯的帝倏之脑实力并不强,而且只是大脑,需要保护。因此帝忽把这个大脑放在自己最重要的身躯上,才是他的最佳选择。”

    温峤见他始终不动身,只好顺着他的想法问道:“那么帝忽陛下最重要的身躯是谁?”

    苏云道:“他最重要的身躯不是他的真身,他的真身已经只剩下皮囊,没有了血肉。按理来说,帝倏真身才是他最重要的身躯,但是帝倏的脑壳中并无那半个大脑,显然帝倏真身在帝忽看来也并非最重要的。百里渎、原三顾和道亦奇只是他最强的几个血肉分身,他也不可能将帝倏之脑这么重要的东西放在这三人的脑袋里。”

    温峤头大,双肩火山冒着滚滚浓烟,迷迷糊糊道:“这也不是,那也不是,难道帝倏之脑不在?”

    “帝倏之脑一定在!”

    苏云语气极为坚定,道:“解析我的鸿蒙符文,破解我玄铁钟内的神通和烙印,帝倏之脑必须在场!更何况他适才还动用灵力!”

    温峤挠了挠头,实在想不出帝倏之脑会藏在哪里。

    苏云道:“一年多以前的天书院盛会,帝倏真身也没有带来帝倏之脑,说明那时帝倏之脑就已经藏在帝忽最重要的身躯之中。他这个身躯极为关键,又不能轻易露面。他的这个身躯必定是从他的真身中最早分裂出来的血肉分身!”

    他依旧背对着温峤,面色古怪,道:“而据劫灰大帝仲金陵所说,帝忽在尝试着摆脱帝绝的镇压时,第一次分裂自己的血肉,其血肉化身是没有性灵的旧神。”

    温峤疑惑道:“难道帝忽最重要的身躯,是一尊他分裂出来的旧神?”

    苏云点头:“他的这尊旧神身躯,是统一他所有分身和身外身的中枢。分身是从自己身体里分出来的,身外身则是帝倏真身这类炼化的身躯,同时控制这些身躯需要他的旧神身躯的脑力一定极为强劲!”

    温峤呵呵笑道:“他的脑袋一定很大!”

    苏云也呵呵笑了起来:“何止大。说不定这尊旧神就是帝忽的大脑所化。毕竟现在的帝忽只是一张皮囊,皮囊里没有脑子。现在这尊旧神的脑袋里,一定有着帝忽之脑和半个帝倏之脑。除此之外,还有消失已久的至宝:万化焚仙炉。对了道兄!”

    温峤听得入神,闻言询问道:“什么?”

    苏云笑道:“咱们认识多久了?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说一个不快乐的事给大家快乐一下,一周多以前宅猪不是从北京看病回来吗?医生给宅猪的荨麻疹开了中药调理和西药压制。西药是一味叫咪挫斯丁缓释片的药。宅猪在北京时就开始吃药了,然后身上一直有全身性的疹子爆发,一直延续到现在,吃药根本压不住。直到前天,我脑袋不知那根弦搭错了,就把咪挫斯丁缓释片的说明书拿过来仔细看一看,这西药的确是治疗荨麻疹的,但是有个极为罕见的副作用:全身性皮疹和荨麻疹!现在不吃这个药两天了,身上的疹子大部分都消下去了。太阳,艹,我这一周时间被折磨得要死,原来都是这个药的副作用!现在换药了。书友们提的那些药,是压不住我疹子的,能压得住的只有盐酸非索非那定片。现在吃的就是这个。(上面字数虽多,其实不算钱。)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